欢迎光临福建漳州天主教,愿您在这里与主相遇,永恒生命从此开始...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  联系我们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主教会 - 信仰追寻
从福音中看真人耶稣
发布时间:2017.12.10    新闻来源:   浏览次数:
绪言
基督信仰生活的经验是在人类历史中产生并发展出来的,因为这个宗教信仰的来源“耶稣基督”,是历史中的人物。这位耶稣,因着他的母亲纳匝肋的玛利亚,而把自己的人性生命根源植在希伯来人的历史中。他在以色列这块地方,也就是昔日的加里肋亚和犹太,度过了他短暂的公开生活。他在村庄的会堂和耶路撒冷的圣殿教导人、治愈病人、安慰罪人和痛苦失望的人。可是因为耶路撒冷的宗教当局反对他,以致被判钉死在十字架上。然而,他最先的几个希伯来徒弟却承认并公开宣称他为天主所派遣的默西亚,是天主的儿子,是上主。
今日全人类三分之一以上的人信仰耶稣基督,毫无疑问,“耶稣基督是基督宗教信仰的中心。基督宗教与其它宗教不同的地方就是它相信这位在历史中人而天主的耶稣基督。”
可是宗徒以后的信友没有和耶稣一起生活过,如何保持或解释对他的信仰呢?为此,两千年来,对耶稣基督问题的研究从未间断过。而基督论的基本任务就是使基督徒对耶稣基督的认识更加深刻。
笔者有感于许多教友认为在生活中很难效法耶稣基督这一说法,而决意撰写此文。不可否认,在人生的道路上充满曲折和坎坷,基督徒也不能例外。每当遇到困难时,信仰告诉我们要信靠天主,效法耶稣。然而对身处艰难困苦中的人来说,却不容易做到。信靠天主不容易,效法耶稣更难。特别是后者,尽管加千陶大公会议钦定耶稣基督“具有完全的天主性,具有完全的人性,(是)真天主而又是真人——即具有理性的灵魂与肉身的真人,”
但是许多教友从信仰崇拜的角度比较容易接受耶稣是天主,却对耶稣人性的体验仍不够深刻,还是认为耶稣基督是高高在上的天主,只能是崇拜的对象,而不能成为效法的对象。因此,尽管人而天主的耶稣是一个不可分割的主体,不过,为了让教友能够更深刻地体会耶稣人性的一面,本文将挖掘圣经的宝藏,从福音的角度来展现耶稣人性的一面:他具有真正人性的心灵生活以及各种合乎人性的情感。他体验过人生中的难处,可以作为我们效法的对象。
本文采用“从下而上”的基督论研究方法,以福音所载耶稣基督的言行作为反省的开端,希望透过他的生平事迹……可以将耶稣基督人性的一面展现出来。
因此,本文将从以下几个步聚来论述:第一部分将以福音为根据,专门展示福音中有关真人耶稣的一些记载。第二部分论述耶稣在世生活的三个幅度。
末了我要申明,耶稣是天主,而本文对此所以不详细论述,一因其不在本文范围以内;二因这点教友普遍都容易接受。总之,希望通过本文的论述,能将一个具有人性的耶稣活脱脱地展现出来,以帮助大家对耶稣基督有一个更清楚更深刻的认识。
一、《福音》中有关真人耶稣的记载
有关耶稣的资料教内外都有,但教外仅有一些零星的记载。如罗马史家科尔内利奥·塔奇托在他的编年史中提到有关耶稣死亡的地点和时间。另一位罗马史家特兰奎洛·加伊奥斯·斯韦托尼奥在他所写的《罗马皇帝生平》这一著作中,透露了一些有关基督在当时的影响。还有罗马总督普利奥及犹太史家朱塞佩·弗拉维奥也都提到耶稣。
可是我们若想要重建昔日耶稣的真实完整形象,就不能不诉诸四本称为《福音》的小册子。
因为有关耶稣基督的详尽资料应首推四《福音》。四部《福音》淋漓尽致地描绘出耶稣人性的一面:他诞生在犹太的白冷而成为人类中的一员,死于般雀比拉多执政时;他具备常人应有的情感:喜怒哀惧等,也如常人一样,经历了心灵诱惑的考验;但习惯于祈祷的他克服了这一切……下面将以福音的脉络,一一详述。
1、有生有死的耶稣
1)耶稣的诞生
玛窦福音一开始就叙述“亚巴郎之子,达味之子耶稣基督的族谱”(玛1:1)。这表明他是达味和亚巴郎的后裔,他成为“人”和“所有人的弟兄”,接着福音记载耶稣诞生在犹大的白冷(玛2:1)。路加福音也报导了耶稣的诞生及他的成长。他诞生“在季黎诺做叙利亚总督时”(路2:2),生活在“达味族中的若瑟”的家中(路1:27),定居在“加里肋亚一座名叫纳匝肋的城中”(路1:26)。他在受割损时一如其它犹太婴儿所接受的名字(路1:31;2:21;玛1:21-25),这在以色列人中并非例外。
从路加福音的前两章看来,耶稣是一个人,他是儿子和继承人。强调他是达味的后裔,也强调他是首生胎儿,因此,耶稣应该在圣殿被奉献。
福音叙及他的成长时说:“孩子渐渐长大而强壮,充满智能……”(路2:40);接下来又说:“耶稣在智能和身量上,并在天主和人前的恩爱上,渐渐地增长”(路2:52)。若望福音也从另一个进路说:“圣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们中间”(若1:14)。
诞生的耶稣的确是个有血有肉的人。照福音所载:耶稣曾切身的遭受过饥饿、口喝、疲劳等困扰,假如耶稣没有真实的肉体,怎幺有那些事在他身上发生呢?耶稣洒下怜悯同情的眼泪,痛苦、艰难、怕惧等压在他的心头,使他透不过气来,在山园中竟出流血汗,这还不是耶稣有实质肉体的铁证吗?
大家一致认同:“人是由灵魂和身体所组成的一个整体”具有正常的感情和理性。人既非纯精神体,亦非行尸走肉,人乃是具体化的精神。在现世生活里,他全靠这个肉身与别人相往还。无论从主动方面,或被动方面看来,肉体都是灵魂的工具。我们与别人的交往,不管其交谈是如何的理智性,或精神性的,若非通过肉体,若非通过言谈、听觉、视觉与触觉等活动,都无可能。
而耶稣的诞生事件,证明他确实是一位有血有肉的人。
诞生事件所强调的就是耶稣基督“人性”的确实性。他来自人性的经验与我们毫无二致。他是人的儿子,是人类团体的一员,因而和每个人一样,拥有他诞生的历史。他进入了人的世界,“寄居”在人们中间,一如人一般。他的人性也不只是表象而已。他既生于童贞玛利亚,则他真是我们中的一员,并在一切事上,除了罪恶以外,同我们相似(参希4:15)。他诞生在特定的时空中,并受时空的限制,成为一个独特的、有限的“纳匝肋人”。
2)耶稣的死亡
《若望福音》说“圣言成了血肉”(若1:14),这表明他取了人性并度过人性的生活。因此在他现世生命开始时,他就已注定了必须死亡,因为他的生命不是在人类历史之外,而是在历史之内度过的。人性的耶稣应承受人的最可怕的后果——死亡。他必须承受人的命运。
他不是寿终正寝的自然性死亡,而是被人谋害而死。他的死亡是许多人罪行的后果:罗马总督比拉多明知耶稣无罪,仍然愿意迎合群众,不顾正义而定耶稣的死罪(谷15:15;玛27:19-24);犹太人因嫉妒拒绝了耶稣(玛27:18);因政治方面的狡猾手腕决议杀害他(若11:47);犹达斯出卖耶稣;伯多禄三次背主(谷14:66-72);门徒四处逃散(谷14:27)……所以耶稣的死亡确实是不少人罪行的后果。
根据福音的记载,圣殿当局和经师长老阴谋除掉耶稣。他们仇视耶稣,因为他宣讲默西亚“神国”的来临,同时也直接向他们的权威挑战,因此他们决意逮捕耶稣,以防后患。由于犹达斯的叛变,耶稣被捕(玛26:15;谷14:43-52;路22:3-5;若18:2-5)。之后,耶稣受审讯,被罗马总督比拉多判处死刑,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在十字架上交出了灵魂。马尔谷福音记载耶稣临死时:“大喊了一声,就断了气”(谷15:37)。玛窦说:“耶稣又大喊一声,遂交付了灵魂”(玛27:50)。路加记载耶稣死时大声呼喊说:“父啊!我把我的灵魂交托在你手中。”说完这些便断了气(路23:46)。接着耶稣的遗体被一位叫若瑟的阿黎玛特雅人安葬在坟墓中(谷15:42-47)。他死后仍如一般人一样被埋葬了。
教会认为“死亡即灵魂和肉身的分离”。
可见,耶稣死亡的事实是毫无疑议的。耶稣是有血有肉有灵魂,生于时空的具体人物。他的死不是象征,而是历史上发生的事实,是被罗马总督比拉多判处死刑,被钉在十字架上而死的。
2、耶稣人性情感及心灵生活的记载
在论述了耶稣的生与死之后,接下来将看他的人性情感及心灵生活。的确,“人非草木岂无感”,如果耶稣是真正的人,那幺他面对人生中的各种场景,不能不有一些作为人应有的种种反应……
1)耶稣的情感
a、耶稣的喜乐
福音中多处都记载了耶稣喜乐的场景。他是一个喜乐的人,不但与乐者同乐,也使忧苦者变得喜乐。若望福音记载,“在加里肋亚加纳有婚宴,耶稣的母亲在那里;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婚宴”(若2:1-2)。我们知道婚宴是喜乐的场合,耶稣置身在这样一种氛围中,一定是喜乐的。
马尔谷福音记载:当有人告诉耶稣他的母亲在找他时,耶稣遂环视他周围坐着的人说:“看,我的母亲和我的弟兄……”(谷3:34)。耶稣环顾四周,看着他周围熟悉的朋友。他眼中散发着喜乐的光芒,他以关爱的眼神注视他们。因为他们安静地坐在那里专注地聆听他的话语。这些人满怀信心,因此耶稣把他们称为“亲人”。
在马尔谷福音的另一处记载了耶稣降福儿童,“耶稣遂抱起他们来,给他们覆手,降福了他们”(谷10:16)。面对这群天真无邪的儿童,耶稣的心是多幺的喜乐啊,以致他十分愿意祝福他们。当得知一个人从小就遵守了诫命,“耶稣定睛看他,就喜爱他……”(谷10:21)。
路加福音记载:“耶稣因圣神而欢欣说:‘父啊!天地的主宰我称谢你……’”(路10:21-22)。在这个谢恩祷文中,耶稣的喜乐之情淋漓尽致地表露出来。因为欢欣是心情状态,当人遇到出乎预料的喜事时,会情不自禁地感到内心的快乐。这是面对突然、极美而又惊讶的事件时,内心所感受的冲击。耶稣的快乐是发自内心深处,当七十二门徒成功地完成了使命,耶稣从这成果中观察到天主神妙地完成自己的事业,而由衷地发出喜乐之辞。他为自己作欢欣与赞颂的祈祷;继而,转过身来,也为他人欢欣赞颂,“见你们所见之事的眼睛是有福的。我告诉你们:曾经有许多先知和君王希望看你们所见的,而没有看见;听你们所听的,而没有听到”(路10:23-24)。
耶稣痛苦时仍有喜乐,因为无论多幺痛苦,他都接受父的旨意。在他开始受苦难,就是即将面临被负卖、被离弃的那夜,他体验到寂寞、忧虑……诸般滋味在心头,但他仍和宗徒谈爱的圆满快乐,他说:‘正如父爱了我,同样我也爱了你们;你们应存在我的爱内。如果你们遵守我的命令,便存在我的爱内,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而存在他的爱内一样。我对你们讲这些事,为使我的喜乐存在你们内,使你们的喜乐圆满无缺’(若15:9-11)。在这个节骨眼上,耶稣的心灵仍是充满快乐的,这是一件极其玄妙的事。耶稣的喜乐正是超脱、舍己为人的效果,连在最痛苦时刻仍愿以心灵的快乐分施给门徒,并鼓励他们。基督的喜乐不是别的,就是与父深深地结合,并承行父的旨意——爱人的结果。
福音中还多处暗含了耶稣的喜乐:当他看到罪妇悔改,匝凯转变时,当他治愈病患的身体时,他的内心一定表达出极度的喜乐。他欢庆肋未心灵上的改变,他集合爱听他话的一家人……可以说,在耶稣为穷人与受压迫者所做的一切中,最特别的后果,便是喜乐……毫无疑问,耶稣是一位极为喜乐的人物,他的喜乐如同他的信德与希望一样,具有感染性,以致有那幺多的人围绕在他的周围。
喜乐是主的许诺与恩赐:我们的存在并不含有喜乐的成分,然而没有喜乐,我们的存在无法臻于完美。喜乐的源泉是天主,人借着圣宠分享天主本性的喜乐才会感到喜乐。耶稣曾预许:“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你们因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幺,他必赐给你们。直到现在,你们没有因我的名求什幺;求罢!必会得到,好使你们的喜乐得以圆满”(若16:23-24)。耶稣预许因他的名祈求将赐给我们,并且要赐给我们的不是一时的快乐,而是“持久的喜乐”。基督最大的喜乐就是实现父的旨意,与父合一,故能乐道顺天。我们的喜乐与主的喜乐同出一源,除非静下心来,如同基督回到内心最深处与父契合,否则难有真正的喜乐。
b、耶稣的愤怒
关于耶稣的愤怒,福音也多处提及。马尔谷福音记载,“耶稣遂含怒环视他们……”(谷3:5),耶稣之所以对他们生气,是因为他们对一位手枯病人毫无同情与怜悯,对医治手枯者那幺的心硬。
若望福音记载:当耶稣首次上耶路撒冷时,他见殿院里卖牛卖羊……“就用绳索做了一条鞭子,把众人连羊带牛,从殿院都赶出去,倾倒了换钱者的银钱,推翻了他们的桌子;给卖鸽子的人说:‘把这些东西从这里拿出去,不要使我父的殿宇成为商场’”(若2:13-16;谷11:13-17)。耶稣愤怒了,非常愤怒!他怒他们将上主的殿当作了“贼窝”,他怒他们玷污了上主的圣殿。
马尔谷福音记载,一次耶稣又预备到对岸去,外邦人的地方。因为他们没有预备足够的食物,他们又不能吃外邦人的食物,所以门徒很担心。当耶稣讲到法利塞人的酵母,他们便以为耶稣在讲食物的问题。于是耶稣很愤怒,对他们心眼的迟钝很失望:“为什幺你们彼此议论没有饼了?你们还不明白,还不了解吗?你们的心仍然迟钝吗?你们有眼看不见,有耳听不见吗……(谷7:17-18)。耶稣曾愤怒地说:“无信的世代!我与你们在一起要到几时呢?我容忍你们要到几时呢?(谷9:19),他的愤怒之情溢于言表。在另一处,马尔谷记载,耶稣因门徒不让小孩子到跟前来而生气。“耶稣见了,就生了气”(谷10:14)。人们带着孩子前来,渴望接近耶稣,得到他的抚摸,可门徒却不让孩子靠近耶稣,耶稣怒门徒的不近人情。
耶稣一生不断地和无信仰、自以为是、唯法主义等斗争,出于他对天父之爱的领悟,他不断愤怒地抨击法利塞人盲目守法律和传统,以及他们顽固而狭窄的心胸。面对经师和法利塞人仗着宗教之名而变得冷漠、残酷,甚至斤斤计较(一个指头都不动……),耶稣愤怒地揭发他们以宗教之名去控制别人,并提高声调说:“祸哉,你们经师和法利塞假善人!因为你们给人封闭了天国:你们不进去,也不让愿意进去的人进去。祸哉……”(玛23:1-36)。耶稣愤怒了,怒这些假善人,怒他们表面慈善,内心狠毒,怒他们拘泥于法律,却忽视公义与仁爱……当我们听到耶稣对法利塞人提高声调,说他们是假善人;或者看到耶稣拿起鞭子,把贩子赶出圣殿,就能知道耶稣当时愤怒的程度。
耶稣愤怒情感的流露,表明他是至情至性的人。他对不义的人发怒,他对当时显耀权贵发怒,他的这些合理的愤怒值得我们思考。人都有自然的反应,一个人受到伤害时,自然会生气。生气必须用在有建设性的地方,而不是一味地否定。在有的情况下,人们根本失去了这种“发怒”的能力。为心硬的人来说,无论是何等腐败或不义的行为,都不值得提出抗议。
可是耶稣对不义之举大发愤怒,因此,我们要让天主推动、启发和鼓舞我们,去选择适当的方式表达生气的感觉。我们在生气的体验中接纳耶稣,并与发出义怒的耶稣在一起。这样,我们将会生活的更真实。
c、耶稣的哀伤
耶稣曾感到哀伤,也曾哭泣过!耶稣在他主要展开活动的加里肋亚城镇的失败,如葛法翁、贝特赛达、苛纳匝因等地,在这些城镇,他找不到“悔改”,找不到“洗心革面”;而在纳匝肋,他找不到信心,他哀伤的情景不言而喻。
福音中记载耶稣哀伤情感的流露尽管不是很多,然而基本上已将耶稣的真实感受表达了出来。福音中记载耶稣“见他们的心硬而悲伤”(谷3:5)。耶稣看到这幺多人不愿为他打开心门,反而心硬如石,冷酷无情而忧伤不已。
耶稣也曾悲伤的叹道:“没有一个先知在本乡受悦纳的”(路4:24;谷6:4;玛13:57;若4:43)。
路加记载,耶稣曾为耶路撒冷不愿悔改而流泪,“耶稣临近的时候,望见京城,便哀哭她说:恨不能在这一天,你也知道有关你平安的事;但这事如今在你眼前是隐藏的。的确,日子将临于你,你的仇敌要在你四周筑起壁垒,包围你,四面窘困你”(路19:41-44)。而在此之前,耶稣曾说:“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我多少次愿意聚集你的子女,如母鸡聚集自己的雏鸡,在它翅翼下,可是你们偏不愿意”(路13:34)——这就是耶稣哭泣的原因。可见他对耶路撒冷和圣殿的热忱。若望也曾记载耶稣在他的朋友拉匝禄的墓前哭泣过,“耶稣看见她哭泣,还有同她一起来的犹太人也哭泣,便心神感伤,难过起来,遂说:你们把他安放在那里?他们回答说:主,你来看罢!耶稣流泪了。于是犹太人说:看,他多幺爱他啊!其中有些人说:这个开了瞎子眼睛的,岂不能使这人也不死幺?耶稣心中又感伤起来……”(若11:33-38)。当耶稣见到玛利亚及众人哭泣,便心神感伤,难过起来,与悲者同悲;既到了墓前,见景生情,更是悲从中来,情不自禁的潸然泪下。
眼泪表达内心的悲哀,可是我国传统上“男儿有泪不轻弹”的观念往往使人无法表达真正的情感。实际上,这样做对人心和对福音都不妥,因为忽视了人心的需要。耶稣为拉匝禄的死而哭,以至旁观者说:“看,他多幺爱他啊!”哭声变为爱声。那幺可知,哭泣并不是耻辱,而是高尚情怀的自然流露,是人伟大的表达方式之一。
我们见到耶稣的眼泪,也就能体会出他哀伤的心情。
我们会为自己所爱的人的去世感到哀伤。我们失去工作,觉得遭人背叛,或是非常失望时,也会感到哀伤。这些都是失落,而失落会使人哀伤。可以说,哀伤是人类对实际上或感觉到的失落,所产生的一种人性的、情绪性的反应。耶稣真的曾体验到与我们一样的失落与哀伤。因此,当我们把自己的哀伤与失落带到他面前时,他会了解。在哀伤的体验中,我们与耶稣可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也就是在这样的结合中,我们生命中的哀伤才有意义,哀伤中的我们也才能得到安慰。
d、耶稣的恐惧
耶稣也曾恐惧过吗?看看耶稣在革责玛尼山园的情形,我们就能知道这些。那是在最后晚餐后,耶稣带门徒到革责玛尼山园,安顿了八个门徒后,他挑选了伯多禄、雅各伯和若望前行,然后叮嘱他们和他一起醒悟祈祷。耶稣面对将要发生的事而感到惊惧恐怖。
马尔谷福音记载:“他们来到一个名叫革责玛尼的庄园里;耶稣对门徒说:‘你们坐在这里,等我去祈祷。’遂带着伯多禄、雅各伯和若望与他同去;他开始惊惧恐怖,便对他们说:‘我的心灵悲伤得要死;你们留在这里,且要醒寤’”(谷14:32-34)。耶稣从根处受震撼;他极端恐惧和震惊;他忧心如焚,以致伏在地上祈求免去这苦杯,“父啊!一切为你都可能:请给我免去这杯吧!”(谷14:36)。他已不能承受。路加福音也记载说:“耶稣遂离开他们,约有投石那幺远,屈膝诉祷说:‘父啊!你如果愿意,请给我免去这杯罢!但不要随我的意愿,惟照你的意愿成就吧……’他在极度恐慌中,祈祷越发恳切;他的汗如同血珠滴在地上”(路22:41-44)。耶稣在极度恐惧中,显得不知所措,汗竟如血珠般滴在地上。然而他仍能以天父的意愿为归依,实属难能可贵。玛窦也记载:“他来到门徒那里,见他们睡着了,便对伯多禄说:‘你们竟不能同我醒寤一个时辰吗?醒寤祈祷罢!免陷于诱惑;心神固然切愿,但肉体却软弱。’他第二次再去诉祷,又说:‘我父!如果这杯不能离去,非要我喝不可,就成就你的意愿罢!’他又回来,见他们仍然睡着,因为他们的眼睛很是沉重。他再离开他们,第三次去祈祷,又说了同样的话。然后回到门徒那里,对他们说:‘你们睡下去罢!休息罢!看,时候到了,人子就要被交于罪人手里’”(玛26:40-45)。耶稣几次三番来回祈祷,他的恐惧不安在他的祷词与行动中表现了出来。耶稣因为想到可能被钉十字架而颤栗发抖,以致恐惧得汗血交流。他深刻体验到作为人而承受自己最高限度时的那种反应。他在恐怖的环境中,显示了他的怕惧之情,他是那幺的脆弱,那幺的无力,与我们面对恐惧时的感受并无二致。特别在死亡焦虑的那一刻,他绝望地哀鸣:“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幺舍弃了我?”(谷15:34)。他恐惧的程度已达到他人性所能承受的至极!
当遇到困难或危险时,我们会害怕;当我们的生命受到威胁时,则我们会恐惧。由于恐惧,人们作了多少愚蠢和毁灭性的事!尤其是在一个恐怖的地方(环境中),我们的怕惧显示我们是多幺脆弱、易受诱惑和有限!因此,当我们在恐惧的境况中显得六神无主,不知所措时,主耶稣恐惧的经验会有助于我们面对各人生活中的这一可怕情感。
2)耶稣的心灵生活
a、耶稣受诱
诱惑并非直接指作恶的冲动,它的意义却是更微妙、更严重、更危险的,例如:逃避责任的诱惑,怕实际行动,怕采取立场,怕面对现实,怕奉献牺牲……
与每个人一样,耶稣也应该经受过诱惑的考验。如果耶稣的受诱不是真实的,那幺为我们根本不是受诱的榜样。如同降生成人一样,除非天主真正是人,为我们才有意义,否则他用了人的形象来活一个像人的生活,根本不能答复我们人的问题。
事实上,耶稣真真实实地受过诱惑。魔鬼不但借他人,且亲自出马,直接打击耶稣的意志。而他的敌人的攻击也在他的爱和服从的力量之前瓦解。
魔鬼企图引诱耶稣不忠于天主交给他的建立天主统治的任务。它几次引诱耶稣追求世上的虚荣而放弃天主的光荣:在他开始公开讲道时,在他前往耶路撒冷的路上,在他山园祈祷时,最后,当他面对酷刑和死亡之时,魔鬼尽量利用耶稣人性的恐惧打击他。
福音记载,耶稣曾在旷野很多天点滴不进,在他饥渴交迫,疲乏已极时,魔鬼便趁机来诱惑他。玛窦福音上说:“那时,耶稣被圣神领往旷野,为受魔鬼的试探。他……后来就饿了。试探者就前来对他说:‘你若是…你若是…你若是……’”(玛4:1-11)。当一个人很多天没有进食,应当衰弱到什幺地步呢?当此之际,试探者就施展它那欺骗的伎俩,它利用耶稣肉体饥饿的现状,怂恿耶稣为自己打算,成为自私自利者。为十分饥饿的人,食物的诱惑不可谓不大,但耶稣拒绝了这一诱惑。魔鬼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它利用人心理的因素,建议耶稣由圣殿顶上跳下去。这种建议是诱耶稣骄傲和妄恃天主之心,叫耶稣冒险,使人看了鼓掌喝彩。耶稣对魔鬼的强烈心理攻势坚决予以拒绝。于是魔鬼在高山上引诱耶稣朝拜他,而许以普世。耶稣也毅然决然地拒绝了此一诱惑,并严厉斥责魔鬼。魔鬼的诱惑暂告失败,但它
“再等时机”(路4:12)。日后耶稣传教时,魔鬼再伺机行动,向耶稣进攻。即使魔鬼自己不敢露面,但它的喽罗们去诱惑耶稣。
福音说:“法利塞人出来,开始和他辩论,向他要求一个来自天上的征兆,想试探他”(谷8:11;玛16:1;路11:16)。黑落德的要求为耶稣也是不小的诱惑(路23:8-9),因为如果耶稣满足了黑落德的要求,他的生命也许不会失去。耶稣在十字架上也有人如此要求(谷15:13;玛27:42-43;路23:35-37)。耶稣的确也有“拒绝十字架”的诱惑,他曾祈祷说:“若可能,就让这杯离开我吧!但不要照我,而要照你所愿意的”(玛26:39)。我们可以想见他那时的内心挣扎是何等强烈。这充分地说明耶稣受过诱惑,且受过强烈的诱惑。在他受诱的当儿,我们看到他人性的一面,他的人性是受造的,宛如我们一样。他怕,甚至有要拒绝十字架的诱惑。其实,没有人可以逃避“拒绝十字架”的诱惑,尤其当某些十字架实在重得似乎令人无法承担的时候,那种企图避免的诱惑力更大。无论如何,耶稣并没有屈服;他能把放弃和绝望放在一边,他已经以他自由和充满爱心地服膺天父圣意的表样,给了我们解决问题之道。
我们在世界上的整个一生,都要受到诱惑的考验。然而由于耶稣受过诱惑,他了解诱惑是怎幺回事。他感受到肉体的虚弱,渴望生理的要求能够获得满足;他也体验到意志的诱惑。因此他虽从未犯过罪,却对诱惑完全了解。他能体会我们可怜的处境。相信,“他既然亲自经过试探受了苦,也必能扶助受试探的人”(希2:18)。
b、耶稣的祈祷
“祈祷是人类心灵的蠢动,灵性(真我)的自觉,是神人交往合一必经之道,是能力的根源……”。
“祈祷是内心的奋发之情,向苍天的淳朴凝视;是困苦中或欢乐中感恩报爱的颂谢声。”“的确,是人的心在祈祷。如果心远离天主,外表的祈祷就虚而不实。”
而耶稣是“以他人性的心来祈祷的。”
福音中多次提到耶稣的祈祷,特别在每做一件重要事情之前,他自己常常祈祷。福音说:“众百姓受洗后,耶稣也受了洗;当他祈祷时……”(路3:21)。当他选拔使徒以前,他“上山祈祷;彻夜向天主祈祷”(路6:12)。当他增饼感谢天主时(玛15:36),当他在山上显圣容时,福音上说:“耶稣带着伯多禄、若望和雅各伯上山去祈祷。正当他祈祷时……”(路9:28)。在要求伯多禄承认以前,“有一天,耶稣独自祈祷……”(路9:18)。
耶稣每天的勤劳都与祈祷紧密地连结在一起,也可以说从祈祷中流出。他或在黎明或在夜阑人静时祈祷;他或去荒野或登山祈祷。福音上说:“清晨,天还很黑,耶稣就起身出去,到荒野的地方,在那里祈祷”(谷1:35);“耶稣遣散了群众以后,便私自上山祈祷去了。到了夜晚,他独自一人在那里”(玛14:23);“耶稣辞别了众人之后,便往山上祈祷去了”(谷6:46)。
耶稣为他人的祈祷多于为自己,为父的光荣多于为求助。他曾为伯多禄祈祷过,福音上说:“但是我已为你祈求了,为叫你的信德不至丧失”(路22:32)。他曾为众人祈求父的宽恕,“父啊!宽赦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幺”(路23:34)。他为门徒向父祈祷说:“父啊!求你因你的名保全那些你所赐给我的人……(若17:1-24)。他声明要为信徒祈祷,“我也要求父,他必会赐给你们另一位护慰者……”(若14:16),他也真的求了“父啊!愿他们在我们内合而为一……”(若17:20-26)。当门徒传道回来时,耶稣感谢天主说:“父啊!天地的主宰,我称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瞒住了智能和明达的人,而启示给小孩子”(玛11:25)。当他复活拉匝禄时,耶稣举目向天主祈祷:“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俯听了我……”(若11:41)。当有人将儿童领到他跟前时,他也曾给他们覆手祈祷(参阅玛19:13)。在山园祈祷时,他说:“父啊!……不要照我的意愿,但照你的意愿”(路22:42)。他生命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向父的祈祷:“父啊!我把我的灵魂交托在你手中”(路23:46-47)。
他“谦虚地和信赖地把自己人性的意愿交托于天父的爱的意愿。”
他那颤抖的呼声“父啊!”披露他内心的深处,他对“天父的意愿”的依从,即他以人性之心对“天父旨意之奥秘”的一种出自爱的依从。
耶稣的祈祷生命显示,他存在的核心,并不是由他所属于的历史情况所决定,而是由他与天父的独特关系所决定。耶稣的祈祷不是一种符合团体的习俗并得到团体认可的外表行为,或只为欺骗他的旁观者的虚伪表现。这对他是极端重要和表现他最大诚意的行动。我们要记得,人的祈祷的目的,永远不能是企图改变天主的意志,绝不能是因为我们的祈祷,天主会给我们一些他原不想给的东西。祈祷的意义在于祈祷者承认天主,并表示他愿意接受从天主而来的一切。因此,祈祷是人借此而改变自己的工具,好使时常准备拯救的天主,可以赐下救恩而不至于扭曲人的自由。耶稣求恩的祈祷,显示他存在的特色:他对天主的开放。
耶稣所做的也命我们照做。他常说:“你们因我的名”(若14:13)“祈祷吧”,“恳求吧”,“要求吧”(玛5:44;7:7);在“天主经”里教导我们怎样祈祷(玛6:9-13),他也告诉我们祈祷的重要(路18:1)。
总之,耶稣以他人性的心灵表达了对天主圣意的依从,是我们每一个人应该效法的榜样。
二、耶稣生活的三个幅度
1、耶稣与天主的关系
耶稣与天主的关系主要表现在服从方面,他把自己完全托付于天主。福音多处记载表明耶稣以其人性的意志顺从天主的旨意。他在降生之初,就把天主的救恩计划纳入自己的救赎使命中:“我的食物就是承行派遣我来者的旨意,完成他的工程”(若4:34)。“我不寻求我的旨意,而只寻求那派遣我来者的旨意”(若5:30),“我从天降下,不是为执行我的旨意,而是为执行派遣我来者的旨意”(若6:38),并且“我常作他所喜悦的事”(若8:29),“为叫世界知道我爱父,父怎样命令我,我就照样去行”(若14:35)。这种遵从天父赎世慈爱计划的愿望,激励着耶稣整个的生活,因为他那赎罪的苦难正是他降生的理由:“父啊!救我脱离这时辰吧!但正是为此,我才到了这时辰”(若12:27)。耶稣忠实地按部就班的完成了圣父的旨意,绝未曾有过马虎或苟且塞责。他慷慨地答应圣父向他所要求的一切;即使受苦、受辱,也毫无怨言一股脑儿地承当起来,“父赐给我的杯,我岂能不喝吗”(若18:11)。
耶稣在实现真正的人性中完全地把自己交给天主,并透过对天主的自我奉献而成全他真正的人性,耶稣对父的服从是出自他的自由,“是我甘心舍掉我的生命,我有权舍掉它,我也有权再取回它”(若10:18)。自由并不表示有去犯罪的力量。自由应该是人在没有内在的冲动下,自由和有责任感地决定去做正当与善的事,即实践天主的旨意。在这样做时,人是遵循他自己的本性而行动。
为承行天父的旨意,耶稣决意前往圣城。路加福音说:“耶稣被接升天的日期就快要来到,他遂决意面朝耶路撒冷走去……”(路9:51);马尔谷也记载:“那时,他们在路上,要上耶路撒冷去,耶稣在门徒前头走,他们都惊奇,跟随的人也都害怕”(谷10:32)。当时,耶稣与法利塞人的冲突已相当激烈,以致他们早想对付他(参阅路6:11);连当权者黑落德也因耶稣的所作所为而不安起来(参阅路9:7-9)。在这“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光景中,耶稣仍毅然前往耶路撒冷,表面看来,耶稣此举是自讨苦吃,其实不然,它更深的意义却是耶稣愿意承行天主圣父的旨意。为听父命,他义无反顾地走向考验之所——耶路撒冷!
福音中关于耶稣山园祈祷的记载更表明了他的听命而非抗命。他尽管不乐意喝这苦杯而说:“父啊!你如果愿意,请给我免去这杯吧!”
可他立刻接着祈祷说:“但不要随我的意愿,惟照你的意愿成就罢!”(路22:42)。由于肉体的脆弱,耶稣人性意志要求远离痛苦,但这并不表示他的人性意志反对他的天父的旨意,因为假如是父所愿意的,他也愿意。如果面对即将来临的苦难,耶稣的反应不是痛苦和恐惧,他就根本没有人性,但他完全接受天父的旨意,这个事实本身显示他可以跨越恐惧的反应而自由地服从。换言之,这里所表达的,是耶稣在更深层面上的愿意:他愿意父所愿意的,而不是自己乐意的。而这种听命还是至死的听命。耶稣让天主领导他一生的每一个步骤,即使当天主的旨意领他走向死亡,他也决无二心。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饱受肉体和精神的痛苦和打击,不自禁地向天主哀号:“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幺舍弃了我?”(玛27:46;谷15:34),说这话的耶稣,固然处身在极度的黑暗中,身心受到极大的考验,他固然不知道天主是否真的舍弃了他,更不知道这位看上来已经离他而去的天主是否还会听从他的哀诉,然而他却毫不死心,依然紧抱着这位已经在黑暗中隐去的天主,还频频呼唤这样的一位天主为“我的”天主。假如天主已经舍弃了我,我却没有舍他,他仍然是“我的”天主,这是一种何等的交付委托!更可贵的是,到最后一分钟,到他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他仍然坚持着这不渝的听命:“父啊!我把我的灵魂交托在你手中”(路23:46)。他以委顺的态度向父作出了最后的交付。
可见,耶稣完全服从父命,以人性愿意接受他跟天主圣父和圣神,为了我们的得救所决定的一切。耶稣的人性意志,绝不抗拒或勉强追随,反倒甘心服从全能天主的意愿。
他完全听从父命而面对考验的态度感化了几千年来跟随他的人。尽管他们也曾害怕过,但他们仍跟在了耶稣的身后,走向自己的考验之所——“耶路撒冷”。
2、耶稣如何对待人
耶稣有一颗丰富的同情心,他同情那些由于弱点或由于不幸而身处不利的人。耶稣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瞎子、跛子、瘫子、麻疯病人、饥锇者、罪人、妓女、税吏,附魔者、劳苦者、愚昧无知者、弱小者,以及以色列的迷路亡羊等各类人身上。福音中非常明确地记载了,耶稣为什幺要这样做,因为他同情众人。即使在不曾用“同情”一词的经文中,我们仍可以感觉到耶稣同情他人的行动。耶稣一再对人说:“不要哭”,“不要愁”,“不要怕”……
耶稣每次见到受苦的人群,都衷心同情、怜悯他们。福音记载“耶稣周游各城各村……他一见到群众,就对他们动了慈心,因为他们困苦流离,象没有牧人的羊”(玛9:35-36)。“他一下船,看见一大伙群众,便对他们动了怜悯的心,治好了他们的病人”(玛14:14)。面对纳因城丧子寡母,“(耶稣)主一看见她,就对她动了怜悯的心,向她说:‘不要哭了!’……”(路7:13)。当耶稣看到一群愿意听他宣讲而跟随他的人们,“耶稣将自己的门徒召来说:“我很怜悯这群众,因为他们同我在一起已经三天,也没有什幺可吃的;我不愿遣散他们空着肚子回去,怕他们在路上晕倒”(玛15:32)。可见在感情上,他对别人的遭遇也产生共鸣,真是感同身受,情见乎辞。当每一个人都对雅依洛的女儿复活的奇迹感到惊讶时,他所关心的是给这女孩一些食物吃(参阅路8:55)。当耶里哥的瞎子请求耶稣治好他时,“耶稣动了慈心……”(玛20:34)。
他不但对遭遇不幸的人表示同情。也对一个被社会所抛弃的税吏特别显出他的同情。曾有一个叫匝凯的税吏爬到树上想看看耶稣,耶稣却主动向他说要到他家里去(参阅路19:1-10)。耶稣以他的同情感化匝凯痛改前非。在耶稣被判死刑之前,他的宗徒之一的伯多禄背弃了他,可是路加福音很清楚地告诉我们:耶稣回过头来很怜悯的向伯多禄看了看,伯多禄在耶稣回顾之下,流下了痛悔的眼泪(参阅路22:54-62)。耶稣不只同情社会所抛弃的人,而且对被社会所仇视的人也特别显出了他的怜悯。路加福音记载:耶稣在一个名叫西满的法利塞人家中吃饭,有一个罪妇带着一玉瓶香液,站在耶稣背后,用眼泪滴湿了他的脚,并用自己头发擦一干,口亲后又抹上香液。就在那时,满富同情与怜悯的耶稣除去了她心中的束缚(参阅路7:36-49)。耶稣怜悯那些承认自己罪过并痛改前非的人。当一个犯奸的罪妇被带到耶稣跟前时,耶稣并没有如同当时的人一样,要用石头砸死她,而以怜悯的态度对待了她,并以他的智能挽救了这个可怜虫的生命(参阅若8:1-11)。
耶稣对当时贫穷的人,对当时痛苦的人,当时受压迫的人,以及当时不自由的人所显现的同情是显而易见的。他面对人世间的痛苦,自己心中就充满了痛苦,当他面对人世间的痛苦,一种充满怜悯的爱情就从他心中涌出。一般人会注视美丽及吸引人的东西,可是,耶稣却不这样,他面对当时被民众、被社会所鄙弃的妓女,被社会所扔掉的罪人,他的内心竟自然地激发出同情与怜悯。他所盼望做到的便是唤醒他四周的人的同情与怜悯。耶稣治疗人的疾病,说明他同情怜爱受苦的人群。耶稣降生救人的目的,是为表现他对世人的怜爱。他甘愿自天降世,而成为人类的一份子(参阅斐3:7),与人同甘共苦。他的整个生活,便是爱和同情。耶稣以他充满同情与怜悯的心安慰受苦的人(参阅玛5:4),最后还要拭去他们的眼泪!
耶稣如此同情所有的人,无怪乎受苦受难的人们向他呼求:“主,达味之子,可怜我罢!”(玛20:30)。
3、耶稣承受痛苦
古往今来,痛苦始终是人类生命最大的奥秘和最大的绊脚石。痛苦越是打击我们,我们越想要反抗,越想要质问苍天。我们必须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的伤口读出痛苦的意义,借以更正我们对事物的看法。
耶稣的一生遭受过许多痛苦:饥渴(玛4:2;若19:28)、疲乏(若4:6)、嫉妒、凌辱(玛27:27-30;谷15:16-19;若19:1-4)……最后在十字架上痛苦地死去。特别在山园中,在十字架上,他是那幺人性地倒在万般痛苦的挣扎中。福音的字里行间表达出耶稣肉体的每一肢体,都忍受了痛苦。他被盖法审问时,有人用拳头、巴掌打他(玛26:67);在比拉多衙门,被人用荆棘茨冠戴在头上(玛27:29);他上加尔瓦略山时,早已筋疲力尽,连十字架都背不动了,否则兵士们是不会容许有人帮他背十字架的(参阅谷15:21);尽管耶稣早已被折磨得气若游丝,但他仍然不愿在行刑之前服下什幺麻醉的药剂(参阅谷15:23),被钉时他的肉体承受了巨创。
然而肉身上的痛苦毕竟是次要的,耶稣心灵上的寂寞孤独之苦更大。耶稣在山园祈祷时所体验的痛苦至大至深:痛苦、惊惧、疲劳、烦恼、忧伤等都压在耶稣的心头,使他透不过气来,以致他忧闷的要死,竟连汗带血纷纷落在地上。他的反应是“惊惧恐怖”(谷14:33)。他极度恐慌,已经濒临崩溃的边沿了。耶稣在痛苦中渴望寻求他的三位最亲爱朋友的安慰,因为当一个人面对痛苦时,他心中最大的需要是在受到试炼的时刻,能有人陪伴,同情与支持。所以他祈求他们陪他一下,说:“我的心灵忧闷的要死,你们留在这里同我一起醒寤罢!”(玛26:38),可是他们却漠不关心,甚至于不能醒寤片刻,竟都沉沉睡去。他寻找人们的同情与安慰,这似乎是他生平唯有一次的做法,但是他没有得到一丝安慰,因为他们睡着了。他的痛苦大的实在令人无法想象,以至他不得不向圣父哀叹道:“父啊!你如果愿意,请给我免去这杯吧!”(路22:42;谷14:36)。这种悲伤的呼吁,是出自耶稣人性脆弱的心坎;耶稣已浸入痛苦的深渊里,故此才发出这种悲鸣。然而门徒听不见,天父不回答,静夜之中,耶稣独自一人挣扎,所以耶稣只有单独承受痛苦。他的痛苦那时成了致命的忧苦,成了一种生死的挣扎,一种在惊惧和恐怖中的战斗(谷14:33)。他在世上孑身一人,没有朋友分担他痛苦的重荷,甚至于没有人知道他在受苦……
他在夜间的恐怖中,尽尝痛苦。玛窦福音描述耶稣在革责玛尼山园中的忧闷(痛苦)心境之后,又说:“(耶稣)然后回到门徒那里,对他们说:‘全心全意睡下去吧!休息吧!看,时候到了……看,那出卖我的已来近了’”(玛26:45-46)。耶稣借着他自愿作个软弱的人,把我们人类一切的脆弱和痛苦都承担起来了。他遭受了种种的打击,群众的辜恩负义;他的门徒之一的犹达斯以亲吻为信号负卖了他,耶稣宛如盗贼般的被人捉拿,并送交大司祭面前候审,诬告他的人,举出种种的伪证……(参阅谷14:43-60);还有曾毅然声明要与耶稣同生共死,绝不背离的伯多禄,竟三次背弃了他……(参阅谷14:66-71);犹太人弃绝他(谷15:6-14);士兵戏弄他(谷15:17-18);路人侮辱他(谷15:29-30);连与他一起被钉的人也辱骂他(谷15:32)。更重要的,是他感到连天主也对他掩面不顾。这个感觉无止尽的涌过来,他窒息了。被这个他亲昵地呼唤“父啊”的天主所弃绝的感觉实在比死还要难受。手足的痛苦他忍下了,唯独这一口气却怎幺也咽不下,自始至终不发一言的他终于迸出一句:“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幺舍弃了我?”(谷15:34)。只剩最后一口气的耶稣在死前怎样奋力地哀嚎,他质问苍天,质问公理……
这一切显示了耶稣死前的痛苦,确实是耶稣人性的反应。他是一个人,一个真真实实的、有血有肉的真人。他忍受了人间的一切奇耻大辱,经历了惨绝人寰的苦刑。
耶稣没有消除痛苦,没有解决或解脱人的苦难,也没有完全揭露痛苦的奥义;他只是把痛苦承担了起来,借着自己的极端痛苦与死亡来陪伴、同情和支持所有在痛苦绝望中挣扎的人。这已经足以使我们了解痛苦的全部价值了。因他体认了痛苦与死亡的代价,这样他也就了解了我们的人生。
结论:看,这个人
“看,这个人!”(若19:5),是的,我们看了他生活中的一些事迹。他曾因行路疲倦而坐在泉旁(参阅若4:6),饥思食(玛4:2),渴思饮(若19:28);更晓得什幺是受苦。“他曾以人的双手工作,以人的理智思想,以人的意志行事,并以人的心肠爱天主爱人。”
他也感觉到孤寂、烦闷、忧愁……在山园里这一切悲伤的情感,曾重压在他的心头(玛26:37-38),最后在十字架上悲惨地死去。
他的确是一个人,但又超乎常人。他曾宣称自己永远常存(若8:58;10:38),听众因他的权威、圣德和能力(若7:31)而震惊,彼此问他是谁(参阅若4:29;7:40;玛12:23),并催逼他公开声明(若10:24)。人们在对他的认识上意见分歧(若7:43)。
因为他的确与众不同:人们对法律唯有遵守,而他却自称超越法律的约束(谷2:23-3:6;7:1-23);人们对罪人避之唯恐不及,而他却与其交友(玛11:19),与他们同吃同喝(路15:2),更甚者,他竟赦免罪过(玛9:2);他的话具有权威,异于一般经师,好几次说:“我却对你们说……”(玛5:17,21-48);他对人的要求是绝对的:拣选十二宗徒(谷3:14;10:28),要求门徒做绝对的顺应(谷8:34-35,38;路14:26,27),对他的抉择等于对天国的抉择(谷8:38)。有需要的人前来叩拜他,并称他为主,然后才表达自己的需要(玛8:2;9:18)。相反,有时他不需别人提醒就已知道所发生的事,他能照顾别人的需要,比方伯多禄的岳母(玛8:14,15)。他曾以自己的行动克服自然(玛8:26)、疾病(玛8:3)、魔鬼(路9:42)、死亡(路7:14,15)及罪恶(路7:48)。他是一个人,所以人们问他是“谁?”而又不止是个人,所以人们更要问。伯多禄到了一定程度认出他是“默西亚”(谷8:23-30);在他死时,执刑的百夫长竟说他是“天主子”(谷15:39)……
有关他的事,并没有因他的死亡而结束,他最先的几个希伯来徒弟却宣称他复活了(宗2:24,32)。《福音》上更记载他复活了(玛28:1-20;谷16:1-20;路24:1-51;若20:1-21:24)。二千年来,无数的人信奉他而成为他忠实的信徒。为相信的人而言,他不仅仅是一个人,只是一个人,他不可能作我们的救主;他却也不仅仅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只是一个神,他又与我们毫无关系。
耶稣既是人又是天主。
然而本文仅从福音的角度着重看了耶稣真人的一面。寻着他在世生活的足迹,去看了他生活中的喜怒哀惧,生离死别以及受诱祈祷等各种场景,从而了解到这位“脚踏尘世路,肩担古今愁”的耶稣,更以他对天主的服从,对众生的怜悯,博得了万世的景仰。特别看到他曾“身历其境”与我们一起生活过,并忍受了人性的脆弱、痛苦、忧伤……因此,确信他能体会我们人生中的难处;在他的协助下,我们能处理“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当我们在世务纷扰、挫折横生时,我们想到他也如我们一样,曾在衰微中,在痛苦内,我们就会感觉到他就在我们的身边。他对平民生活与人间疾苦的热情关怀,他那种悲天悯人,那种自我牺牲,都闪耀着人性、人心的光辉。这也有助于我们去彻底接受人性,因为耶稣已经把我们从有限的身体、精神中释放出来,再度确保、肯定了人的价值。看耶稣的一生,可以帮助我们在面临困难、失望中,在忍耐、挣扎、对别人的关切中,能惊喜地看到,天主和我们这些有限的人同在。因为他曾降临人间,与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
 
栏目导航 NAVIGATION
天主教会 更多>>   
圣保禄宗徒的生平
有关保禄最早的信息,见于宗徒大事录上,当圣斯德望致命时,行刑的人… 2017-12-11
天主十诫详解
我是上主你的天主,是我领你出了埃及地、奴隶之所。除我之外,你不… 2017-12-11
当代天主教神学
当代天主教的思想必须从第二次梵谛冈会议的立场去评价;这会议在1… 2017-12-11
教会精彩活动 更多>>   
中国天主教  |  天主教在线  |  天主教耶稣爱网  |  河南天主教  |  重庆天主教  |  陕西天主教  |  江苏天主教  |  四川天主教  |  福音云南网  |  上海天主教  |  北京天主教  |  宁夏天主教  |  贵州天主教  |  天主教广州教区  |  天主教辽宁教区  |  天主教太原教区  |  天主教西安教区  |  漳州后坂天主教
 

网站首页  |  天主教会  |  用户留言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20  www.fjtzj.com  漳州后坂天主教
地址:福建省漳州市龙文区后坂天主堂    电话:0596-2112680      E-mail:joseph_liu360@163.com   ICP备案编号:闽ICP备11000519号
本站无商业目的,旨在向人传福音,我们的资料均搜集自网上,若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撤下。   设计制作:曙光网络